欢迎光临黑龙江省统计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首页 龙江省情 组织机构 统计分析 统计数据 统计公报 统计工作 统计知识 统计文化 最新发布 视频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统计文化
杜国喜:祖 父

日期:2017-01-20    来源:

  作者:省统计局 杜国喜

  最近,想回老家。做梦,常想起我的爷爷。 

  1978年秋天,我还在县里上学,午间听学校通知我家里出事了,祖父病危。我急匆匆借了辆自行车,蹬了五十多里路,大约俩小时。刚进村,就听见家的方向传来一阵哭声,爷爷——等我!等着我!哎,孙欲孝,而亲不待。他老人家撒手就这样走了。我未能看上他生前最后一面,悔为心中永远的痛。 

   祖父的病是食道癌,这个我知道的。虽有心理准备,可谁也不想让他早走一天。据说病和饮食有关。爷爷饭量大,吃面条动辄五六海碗,三碗之内不出厨房。几年前,爷爷下地干活,随手拿了个饼子,边走边啃,卡在喉管里上不来气,一溜烟跑回家,在水缸里痛饮几大口凉水才顺下去,就这样从此烙下个病根;记得我去县里上学时,在部队的父亲每月给我寄来十元钱生活费,我花了将近两元钱买瓶黄豆罐头孝敬他,看到他吃了就吐,知道他已无法进食,就连家里的猫跟着吃吐食,不久就死了。我意识到爷爷的身体恐难熬过秋后,这对我和全家人来说都是无情的打击和感伤。 

  祖父是村里有名的庄稼汉。说话流利,办事利索,身材魁伟,脑筋灵活。爷爷的经历丰富而雄奇,有这三件事,令我难忘。 

   

  爷爷是个种地养畜的老行家。听父亲讲,爷爷打小就勤快好学,力气大,脑子灵,庄稼活无师自通,给地主家当佃户,耕犁锄耙样样精通,十岁就会赶车了。据说,当时家里有两头牛,一头牛是一只犄角,另一头有三只角。爷爷年少,提不起套杆,牛通人性,每次跪着上套,特别听话,可能是爷爷生来就与异畜有缘,后来成为生产队的饲养员。驴骡马驹,病恙产育,他都是行家里手。人都说,修地球种庄稼没有职称,若按现在的评判,也该算个高级的了。 

   

  爷爷有个循规蹈矩的暴脾气。有这么搭子事可以说明。听说远房的亲戚娶媳妇,赶在冬雪天,十多里乡路,他赶着马车,拉着一村人去赴宴。到亲戚家,只因年龄小,对方疏礼,没把他当回事请上贵宾席,一气之下他套上牲口赶着马车就往回。村里同来的亲朋好友刚落座,听说车老板子跑了,都拼命往外追,抢着搭车,他谁也不让,谁上车就用鞭子抽谁,愣是让一车人跟着马车跑回到本村,把人家喜事搅得稀烂,至今街坊邻居还奉为笑谈。 

   

  爷爷是个勤俭持家的仔细人。那个年代,吃是第一位的,我上高中每月要带六十斤麦子当口粮。爷爷每次都是拿升(每升四斤)量,上来平平仓,像买卖人一样恐怕装多了。妈妈看着很生气,后来跟我总唠叨这些事:对自己的亲孙子都这么抠,太小气了。我劝母亲,家里十多口人,我拿细粮,叔婶有意见呐。爷爷这个户主当家不易,咱应该理解,母亲嘴上说,心里也明白。 

  …… 

  我在乡下待了十六年,高考才到哈尔滨,儿时的记忆中,农村的家是那么美。小桥流水,果树满院,鸡鸣狗吠,邻里和睦,有活儿相帮,夜不闭户。爷爷操持这个家,种的梧桐,架的葡萄、栽的香椿、植的葫椒、秧的瓜果、圈的花草,应有尽有。整整给了我一辈子难忘的绿色记忆和快乐童年。 

  三十八年过去,祖父已离开我这么久远。我有今天,与爷爷的呵护教养分不开。病马无力皆因瘦,人不风流只为贫,那个年代。物质的贫乏,劳作的艰辛,现在何尝有那种体验。家里几辈人把我供出来,他们心里高兴,逢人炫耀,可我又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惭愧!时代在变,农村生活好了,可今天的富足,是多少像我爷爷这样的乡下人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啊。活在当下,心存感恩,得益于家国康泰,童叟无欺。告慰前辈的唯一途径就是扎实走好我的人生后半程。 

  了却仙人“闷与念”,网约纸钱作“盘缠”。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统计局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统计局 地址:哈尔滨市中山路202号 邮政编码:150001

 

黑ICP备070022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