桦南县归并趋势助推规模农业快速发展

来源:佳木斯市统计局 发布时间:2020-03-26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2019年桦南县个别乡镇遭遇严重的自然灾害,粮食质量下降,出现了农民卖粮难的情况,售粮时间延后引发了一系列“三农”问题现实的转变与未来的转机。国家政策的鼓励引导下当今生产条件下农民的选择成为我们关注的焦点,预测农业生产变动情况成为下年度乃至未来几年需要调研的重点内容。从调研结果看,种植户数减少,耕地自然连片归并,助推规模农业快速发展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一、原粮滞销引发变化

  桦南县滞销品种主要是水稻(长粒)和玉米,至2019年1月17日,全县梨树乡永远村玉米收购价格为0.62元/斤,水稻今年质检相当严格,流动粮贩往年凭感观直接定价的检测变成今年的现场检测出米率,63%出米率达到1.26元/斤,出米率降低1%则价格降低0.02元,平均价格不足1.4元/斤在减产的情况下此价格并不能为稻农所接受,等待观望中造成销售滞后。梨树乡北大村水稻价格为1.26元-1.36元/斤,质量差的降到了1.20元/斤。某粮贩收购点在近年来1月1日已经收购40车的量,今年同期只收购4车,相差很大。多数农民存惜售心理赔钱不卖,认为只要有粮在,就可以等待相关政策或市场出现转机。今年滞销的另一原因就是出米率低,去年正常出米率在70%左右,今年多在63%,少数低到55%。梨树乡北大村、梨树村、永远村、西柞村、东柞村、闫家镇大吴家村等长粒水稻销售均滞后于往年,其中较好的永远村卖粮户约在70%左右,北大村不足30%,圆粒水稻销售情况较好,石头河子镇向阳村1700亩水稻均为圆粒水稻均已售出,价格尚属种植户可接受范围,2019年10月份价格约在1.20元-1.33元/斤,到2020年1月17日价格约为1.18元-1.22元/斤;向阳村玉米在秋后销售完毕;永远村玉米价格没有达到农户预期,现价0.62元/斤,个别农户只能是卖一半剩一半,剩下的一半多因过水所致杂质太多。每年到12月25日左右,新粮销售进度在80%左右,今年到了1月10日,仍然有部分农户纠结0.61元与0.62元的卖与不卖之间,农户与粮贩都在坚持1分钱差价,往年这种现象出现不多。最终原粮在3月1日到3月20日之间集中出售,价格普遍低于前期,即2019年秋季价格高于2020年春季,一反近几年常态。

  (一)原粮滞销消费时间滞后

  原粮滞销情况下农民手里缺少现金,导致农村消费时间滞后,近年关一个月时间还没有出现传统春节前抢购的现象。桦南县大部分人口生活在农村,滞后消费影响了县城内多个行业销售周期的起始时间。食品类大项猪肉消费锐减一方面是2019年下半年令农民不习惯的高价格引起,另一方面主要是存粮没有变现造成现吃现买,不再与往年一样一次性一户购买四分之一或半头猪冬贮。

  (二)种粮减收务工人数增加

  2019年全县农村秋收后外出打工人数明显增加,以梨树乡北大村吉祥屯为例,2019年秋收后新增外出打工人数占常住人口比例为30%,北大屯新增12人,石头河子镇向阳村、明义乡明义村、闫家镇大吴家村等外出打工超过均20人。这些新增外出打工劳动力原因多为粮食减产、减收加上原粮滞销,打工增收成为必然选择,留守在村里继续传统“猫冬”懒汉人数越来越少。原粮销售进度与价格如与往年一样则新增打工人数增加幅度不会这么大。

  (三)种植态度不明备耕滞后

  鉴于2016年雪灾、2018年风灾和2019年水灾、病害等自然灾害,种植户对于2020年的种植态度不明,多数等待观望,不到最后时刻不会轻易决定,这就直接导致了冬贮农业生产物资时间滞后。往年12月末外包地价格已经成为村民认可价格,土地流转已经结束,今年同比已经滞后两个月以上,很少有人积极主动争取流转更多的耕地,种籽、化肥贮备户数相当少,甚至部分村民考虑明年是否继续种地。至2020年1月16日,梨树乡北大村只有一户完成土地流转,以低于去年30%的价格流转了3公顷的耕地,种粮农户积极性下降,到3月20日,土地流转基本完成,价格普遍低于上年20%。

  (四)存贮条件不当造成减收问题

  水稻方面,80%农户露天堆放于农户庭院中,并不具备长期存贮条件,雨雪、鼠害、散养家禽等不利因素会造成不同程度减产;玉米90%为露天堆放,个别大户没有条件苫盖,鼠害损失较为严重,一个粮堆苫布里藏有几十只大小老鼠;大豆存贮情况较好,多装袋存放,减量较少。多数村屯并没有专门晾晒场地,个别地块粮食水分较大需要浪费较多人力来解决防霉问题。粮食在农户家中存放越久,危险性越大。鼠害加倒运等各种因滞后卖粮造成了1%左右原本可以避免或更少的损失。

  (五)预计2020年种植户数减少

  2020年堤外水田地外包价格肯定会下降,稍有水灾风险可能的地块价格也会大幅下降,即使2019年没有受灾的耕地也会小幅下降。最近几年的自然灾害每次都会有一些农户退出种植业,今年趋势更加明显。梨树乡大胜村几户农户在春季第一次受水灾时即全家外出打工,个别村屯有9月份水灾开始立即外出打工。这种种植户不断退出加上对种粮收入达不到预期的农户退出,我们可以得出明年种植户数减少的结论。

  (六)人口结构老龄趋势加剧:农村人口老龄化程度每年都在加剧,今年底再次明显加快速度。外出打工的人群中多为劳动年龄内人口,农村教育条件与县城的差距促使更多的学龄儿童全户向城镇迁移,农村剩余人口中老年人占比越来越高,同时种植业劳动人口年龄老化严重,个体劳动生产率下降。

  (七)农业风险评估更加谨慎:乡村振兴背景下政策鼓励资本下乡进入农业生产领域,2020年进入种植业的新军对于农业生产周期全程评估将会更加谨慎,盲目热情会降低,反之成功率、成活率将会更高一些,当然进程会更加缓慢一些。

  二、归并趋势加速规模农业快速发展

  2019年末的农民卖粮难问题到2020年3月下旬已经解决。以往农历时间正月初五以后不具备存贮条件的农户即便赔钱也需卖掉。以往农业银行的还款政策需在年底前本息结清,即便粮价仍低农民也不得不卖掉一部分还贷,今年受疫情影响各贷款机构相应延迟了还款时间,方便了农户。我们所看到的卖粮难只是一部分农民暂时困难,相反倒是耕地的规模化在农业规模化、现代化进程中起到了加速的作用。近年来对于减少种植户数方面的因素来自各方面。有政策方面的严格要求,如秸秆禁烧,增加了一部分小农户的种植成本,另一些小农户秋整地达不到种植要求的原因是买不起大型农机,所种植的面积与大型农机不匹配;另一方面来自自然灾害,风灾、雪灾、虫灾、水灾、病害等,有小农户自身弱点抵抗不住,也有确实缺乏生产技术自己造成的情况,还有年景确实不好大自然不可抗力造成的;第三方面来自市场方面,小农户完全不了解大市场的变动情况,农户总是掌握不好售粮时间,价格低的时候要等,上涨的时候惜售,所有的卖粮经验来自来上一年度,出售的对象全部为粮贩,因不符合国家粮食贮备库水分要求,只能简单直接坐家就卖。

  2020年后将会催生如下变化:

  1、催生种粮大户加速产生

  种植户数量减少直接导致单户种植面积增加,催生一些种粮大户的产生。2019年,梨树乡北大村种植面积在40公顷以上户只有一户,10公顷至30公顷户只有10户,其他各种植户面积均在10公顷以下。主要问题是耕地不连片比较零散,7公顷的耕地为8块不相连接且距离较远,这种零散的耕地完全不利于大型农机的使用,生产效率较低。户数减少可以归并原来不连接的耕地,直接形成连片种植,这种趋势可促生种粮大户产生,具备一定规模的耕地可以配套大型农机具,催生规模户购买大型农机具的欲望,提升劳动生产率。

  2、催生农村经济结构变化速度加快

  本年度卖粮难,对于“三农”全部产生影响,促进了农村经济结构变化速度加快。外出打工人数增多,部分农民脱离农业,留在农村的居民也开始思考增收来源。农业生产规模变化后,农民收入渠道、生活区域随之变化,农村社会经济发展走向将会更加合理,农业生产配套设施将会均匀分布,所有行业将会考虑到农业生产的风险。种植户数渐少,规模趋大,这种趋势对于管理来讲是我们所希望的,与现在农村小农生产松散的管理相比,大型农场如最近归并到地方管理的红兴隆农场管理局曙光农场,其中一个连队地处梨树乡北大村两个屯中间,这个连队及附近连队的管理的要求比较科学,可以做到整齐划一,现今农村小农户同样管理管理不到这个程度,归并大户后管理会相对容易很多,利于农业政策调整、执行到位。

  3、催生重新规划农村人口规模

  2020年是“十三五”规划的收关之年,也是制订“十四五”规划的重要一年,脱贫攻坚的决胜之年,乡村振兴吹响号角之年,如此众多因素促使“十四五”规划必须考虑到农村人口在未来五年内的变化趋势,合乡并村等归并小屯工作也和2020年“七人普”数据分析有直接关联。究竟农村适合什么年龄段的人在农村从事什么工作,规模如何,以何种状态持续多长时间,都是直接影响我县农村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决策。调研中确认,促使农民离开农村的先决条件是脱离种植业,只要有机会种地能够生活,多数农民不愿意离开农村故土。

  三、对策与建议

  (一)增强国库收贮能力。建议增加国家粮食贮备库收贮能力,降低收贮要求,尽量把农户手中存粮早日入库,降低风险损失。这一建议方面要求国家粮食贮备库增加库容,另一方面需要提升其烘干加工能力。我县养殖户所需玉米多数到个体烘干塔购买,小粮贩可以做到保本提前收购,这些收贮条件远低于国家粮食贮备库的小商户能做到,国库若有机动灵活的相关政策一样能做到,但容量相比小商贩要大得多,如能在秋收后即开始征收各种质量的原粮,就能为颗粒归仓带来稳定的保障。

  (二)协调农行延后还款时间。建议相关部门与农业银行协调灵活延后还款时间,给种植户一个时间机会。历史经验证明近年来元旦前还款元旦后粮价上升给农民收入带来的差距,调研中了解到多数农民企盼还贷时间与农村信用社一样灵活。现阶段农业生产与金融贷款关系密切,依赖性较强,必须有银行的充分助力农业才能有序生产。2020年3月个别银行贷款政策已经调整到一贷三年,贷款额度相应增加,更加有利于种粮大户的产生。

  (三)加强宣传存贮方法。建议乡镇、行政村在农户存贮方法方面加强宣传工作,让农户掌握更多科学方法,减少粮食损耗,颗粒归仓,增加收入。现实情况是尽管有宣传贮存原粮的宣传画册到了村一级层面,但极少发放到农户手中。对于存贮条件太差且急需还贷的农户,建议乡村两级尽早督促农民卖粮,赔得认赔,少赚也得卖。尽量避免出现几年前大豆等到第二年七月才不得不卖的情况。

  (四)加强销售队伍建设。建议各乡镇专门成立粮食销售监管部门,解决农民卖粮难问题。不仅要在原粮销售方面下功夫,还要在成品粮、粮食加工制品方面做足功课,在更大程度上增加农民收入。以2019年卖粮难的情况看,完全可以利用各闲置小型大米加工厂把原粮加工成大米,重新利用已经弃之不用多年的商标,利用区域品牌优势,真正打出桦南大米品牌,改变过去多年的“稻强米弱”的局面,促进原粮增值增收。在加强销售队伍建设方面我县确实大有潜力可挖,我们可以了解到附近各县市的大米在南方各省市销售很好,而我县大米经销商到南方多为农村米厂小老板出身的农民以单打独斗的方式推销,效果较差。

  (五)政策介入助推规模。未来肯定是现代化的规模农业,但延续三十年不变的耕地承包政策赋予了农民种地的权力,所以保持农村和谐、农民有稳定的收入前提是在为农民的出路奠定一定基础的情况下,根据情况减少种植业人口。以目前的政策看,秸秆禁烧政策执行较为到位,农业“三减”等其它政策实施仍未彻底。建议在适当的时间能够有客观、通盘考虑的政策介入种植业要求,提高种植业门槛,在技术要求上助力种植大户,减少小户,助推种植规模进一步加大。

  (六)产业振兴分流农民。乡村振兴的基础为产业振兴,振兴的程度,将为各乡镇各村屯带来不同程度的农民分流,职业上的转移会大幅度减少种植户,直接影响到规模农业进展速度。与当年企业改制时下岗分流一样,农村也到了需要分流种植业人口的时候。

  今年卖粮难成为农民痛点,成为涉农工作者需要关注的大问题。新粮及时销售变现,才能为下一年度包地、购买生产资料等活动正常进行做好准备,才能保证农村经济社会稳定,为乡村振兴打下良好基础。卖粮难、粮价低直接促成了外出务工人数增加,种植户数减少,耕地规模扩大,我们看到了规模农业加速的趋势与希望,是等待自然趋势发生后助推还是提前治理,相关政策在何时介入到什么程度,是我们今后一段时期需要关注的重点。预计2020年会是小农生产到规模农业的拐点,现代农业新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