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沧桑七十年 衣食住行话变迁——建国70周年桦南县经济社会发展系列报告之城调篇

来源:佳木斯市统计局 发布时间:2019-12-24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1949年伟大的新中国成立伊始,桦南县委、县政府即开始致力于全县经济社会发展建设,着力改善人民生活。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县经济的快速增长,居民收入的大幅提升,城镇居民生活水平连续跨越几个台阶,从基本消除贫困,到解决温饱,再到逐步小康,现正在阔步迈向全面小康社会。

一、时代更迭沧桑巨变,人民生活日新月异

在没落的满清社会和日本殖民统治时期,桦南人民饱受封建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双重压迫和剥削,人民生活苦不堪言,一遇灾年更是民不聊生。但英雄的桦南人民在与大自然的抗争中、在血与火的洗礼中,争生存、求解放,进行了不屈不挠的顽强奋斗,我县城镇居民生活水平从解放前的“生存”,到“温饱”,再到“小康”,可谓沧桑巨变。

(一)1946年到1949年,桦南县建县初期。新中国成立前的三年时间桦南县得不到上级财政太多的支持,城镇居民收入极低,生活水平相当低下,百业待举,百废待兴,城镇居民生活处于赤贫状态,经过三年的艰苦奋斗,终于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二)1949年到1978年,艰苦奋斗时期。建国后至改革开放前,东北作为共和国长子,作为黑龙江产粮大县,在为共和国成立初期艰苦奋斗过程中做出了积极的努力,以发展生产为主,居民收入增速极缓,生活较为困苦。1955年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约为370元,部分家庭单职工养育4个子女生活确实艰难,到1978年在岗职工年均工资增至700元左右。

(三)1979年到2008年,摆脱贫困时期。改革开放后,国务院出台了一系列收入分配体制改革的措施,城镇居民收入水平较改革开放初有了明显的提高,消费水平也随之提升。我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78年的390元增加到2008年的8454元,增长21倍,扣除价格因素,年均增长10.8%;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从1978年的292元增长到2008年的5548元。城镇居民生活摆脱了贫困,解决了温饱,迈向总体小康。

(四)2008年到2018年,实现总体小康。一系列积极扶植和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政策掀起了兴办私营企业的热潮,非公有制经济得到迅速发展,不仅解决了就业难题,也增加了城镇居民的收入。我县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08年的8454元增长到2018年的25162元,年均增长11.5%;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从2008年的5548元增长到2018年的16315元。这一时期,城镇居民收入快速增长,收入来源渠道更加多元化,收入结构明显优化,居民的钱袋更加殷实,消费质量全面提高,住房条件明显改善,城镇居民生活向全面小康社会迈进扎实的一步。根据《全国人民小康生活水平的基本标准》测算,到2018年全县小康生活水平实现程度达90%,城镇居民生活基本实现了总体小康。

二、城镇居民收入倍增,收入渠道多元呈现

建国以来,我县城镇居民收入以工资性收入为主,身份不同收入不等,机关干部、事业单位、企业单位各有不同,正式工、临时工、学徒工收入差距很大。从十几元上涨到几十元,直到改革开放后才有一部分职工收入过百,2018年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分别比1949年、1978年增长84倍、56倍。改革开放后居民收入成倍增加,恩格尔系数大幅下降,至2018年已告别30阶段,标志着人民生活水平越来越高。

工薪收入虽然仍是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主体,但其比重逐年降低;经营净收入、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的比重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

改革开放使得民营经济和个体经济得到大力发展,城镇居民的经营性收入也因此有了大幅度的增长。2018年,城镇居民人均经营净收入达到14572元。

上世纪90年代,由于投融资渠道相对较少,人们的投资观念也远远不够开放,虽然有少数居民涉足股市和投资房产,但大多数城镇居民还是将余钱存入银行,获取利息,银行利息是居民财产性收入的主要渠道。随着城镇居民财富的积累,投资渠道的拓宽,不仅财产性收入的来源趋于多元化,收入也大幅度增加。2018年,城镇居民人均财产性收入938元,财产性收入的增长使其占家庭总收入的比重也得到提高。2000年以后,我县城镇居民投资范围拓宽,很多人在北京、海南、山东等地买房投资,投入股市、基金人数越来越多,生活选择性越来越宽,自由度越来越广,幸福指数越来越高。

三、衣食住行见证中国速度,文教娱乐演绎历史进程

(一)衣:衣着功能升级靓化。1949年到1978年,我县城镇居民在衣着方面普遍处于“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状态,儿童都是老大穿过老二穿,老三再捡剩的穿,只有过春节的时候条件好的家庭才添补衣服。很多新郎结婚时候的衣服都需外借,中山装、青年装和军便装是能够讲究得起的人才能享有。1980年前后小学生白布衫蓝裤子参加运动会是穿着最为整齐的节日标志,很多小朋友都需要到邻居家借穿。居民衣着颜色从黑、白、灰三色为主向多彩转变发生在改革开放后,面料从1978年前“劳动布”到1982年“的卡”“的确良”再到1984年的喇叭裤、牛仔裤,1988年的蝙蝠衫,1993年黑色紧身脚蹬裤、T恤衫等展现个性的服装款式在我县次第流行起来,2000年的露脐短衫,再到现在普通百姓也能穿得起影视作品里阔佬穿的“裘皮大衣”,简朴和耐用升级为美丽与个性,穿衣观念发生了巨大变化。百姓衣着变迁体现着中国速度,体现着中国制度的优越性。

改革开放以来,城镇居民的衣着需求发生了三个转变,即从“穿暧”向“穿美”转变,从“一衣多季”向“一季多衣”转变,从“请裁缝做衣”到“上商场购衣”转变,近年来部分先富裕起来的一批人能到国外选购名牌服饰,开始接受国际名牌,工薪族也能在网上随意选择,人们的穿着更加注重服装的质地、款式和色彩的搭配,服装的名牌化、时装化和个性化成为人们的一种追求。2018年城镇居民人均衣着消费支出为1246元,购买成衣的数量由1978年的人均3件增加到2018年的近8件。时尚、得体的穿着已成为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基本需求,俊男靓女成为桦南大街上靓丽的风景。

(二)食:健康饮食改善结构。在食品供应紧张的年代里,人们大多以玉米碴、小米、高粱米等粗粮为主粮,以青菜、萝卜等蔬菜为副食,过年过节才有肉类上桌,我县城镇居民很多家庭常年弥漫玉米碴的味道。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间,城镇居民“粮食计划供应,粮食凭票供给”,按年龄、工种供给不同数量。多子女家庭主妇每天为控制饮食操心,1975年左右,还有部分家庭缺少副食,只吃主食称“干噎”。改革初期不再限制农产品进城,主食有平价和议价之分,主副食逐年丰富起来,粮食、猪肉、棉布、食油等商品都敞开供应,无需票证,大米、白面也逐步替代粗粮。2018年,城镇居民人均食品支出2316元,已经远超改革前数十倍;城镇居民在食品消费支出增长的同时,饮食更加注重营养,膳食结构更趋合理,消费质量不断提高。从营养角度看,肉、禽、蛋、奶等动物性食品消费显著增加,营养结构有所改善。居民在外用餐次数明显增多,消费额迅速增加,占食品支出的比重也越来越大。1978年城镇居民人均在外饮食支出仅为3元,到2018年城镇居民人均在外饮食支出464元,占食品支出的比重高达14.7%,已经很少有人在家招待客人。居民从改革开放前的“有啥吃啥”到90年代的“吃啥有啥”,再到如今的“啥健康吃啥”,从简到繁,再从繁到简,餐桌上的变化折射出百姓生活的富足,折射出我县城镇居民从解决温饱到奔向小康生活的幸福历程。

(三)住:宽敞明亮安居乐业。70年前,我县城镇居民住宅均为土房,几家挤在一个房子里,当时虽然不方便但有房子住已经相当满足。改革开放前,绝大部分城镇居民的住房是租赁单位房屋,只有少数居民拥有自已的住房,人口多、住房面积小、三代同居一室或东西屋两家或南北坑两家是当时住房条件的真实写照。改革开放后,我县注重改善城镇居民的生活条件,加大了民用住宅建设的投资力度,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建商品楼,从铁路系统的自供热楼房到客运商品楼,再到高楼大厦雨后春笋般矗立在桦南大地上,我县主城区变化越来越快。近年来更是通过建设廉租房、商品房和经济适用房来千方百计解决居民住房难的问题。大量住宅建成使许多居民家庭告别低矮、破旧、设施简陋的平房,迁入宽敞明亮、设施齐全的楼房,居住条件明显改善。至2018年,棚户区改造全面进行,2018年城镇居民人均居住面积达27.1平方米,比1978年增长2.6倍。我县住房分配除廉租楼外,完全走上了商品化的道路。在住房条件明显改善的同时,城镇居民的居住环境也日趋美化、亮化。

(四)行:说走就走方便快捷。70年前我县公路均为土路,1953年至1957年全县共修建20条干线公路和简易公路,全长119公里;1965年修建了桦南至梨树公社9公里和梨树村至大胜村35公里公路;之后修建桦南至公心集公社30公里公路,才结束桦南镇到公心集公社不通车的状况。1981年,我县境内共有公路403公里,到2018年我县国省干线和乡村公路白色路面里程已达1400公里,完全实现历史性跨越。改革开放以后,我县投入了大量的资金用于交通道路建设,一个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已经形成。居民出行使用的个人短途交通工具从最早的步行、自行车、摩托车,发展到私人汽车等;从时速几十公里的绿皮车,到时速300多公里的高铁;从坐不起0.15元票价的公交车,到如今出门就有出租车;使用的长途公共交通工具,也从最初的公共汽车、火车,发展到广为人们接受的动车、高铁和飞机,居民出行便利程度大幅提高。2018年全县每百户城镇居民家用汽车拥有量达8辆,是2008年的3倍。2018年全社会完成客运量78万人次,便捷的公共交通工具促进了城乡共同融合发展。旅游成为城镇居民休闲度假的新方式。1990年以前我县以旅游为主要休闲方式的家庭还比较少。随着人们生活观念的转变,特别是五天工作日的实行以及从1998年开始增加的“五一”、“十一”长假,居民外出旅游越来越成为度假的首选方式。从短途的城市周边游,周末的国内游,到长假的出境游;旅游方式也从简单的跟团游逐步发展到自助游。城镇居民用于旅游的支出逐年增长,已成为人们陶冶情操、增长见识的重要途径。

(五)娱:教育提档娱乐多样。解放前,我县只有零星几所私塾授《百家姓》、《三字经》等启蒙教材,具有高小以上文化程度公民数量不超过5%,全民受教育程度极低。70年来,各类学校先后建立。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特殊教育学校、五七干校、教师进修学校、农校、卫校、师范学校、职业教育学校及电视大学、党校和老年大学,全县各年龄段各类人群均有了不同的受教育机会。近年来,县委政府逐年加大义务教育投入力度、增强师资力量,2018年末共有各类学校100所,在校生35903人,教师3942人。各学校办学条件逐步提升,塑胶跑道、电子教学等广泛应用于各学校,历年来我县共考入清华、北大25人,他们是桦南教育的顶尖硕果,他们是桦南教育的轩颉精英,他们是桦南人民的骄傲。居民家庭的教育投资理念也不断增强,主要体现在子女的课外兴趣班和各种补习班,居民的教育支出大幅增长。城镇居民家庭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服务支出由1981年的38元增加到2018年的2447元。

建国前,桦南县只有一个金矿局剧团和少量的小型戏院、茶馆,二人转仅以一副架形式走村入户出演,文化活动极其匮乏。1950年开始组建了皮影队、评剧团等多个团体,这些文艺团体在沧桑岁月里为桦南县城乡居民带来了崭新的文化气息。1990年以前,我县在文化设施方面只有两个电影院,一个运动场,一个文化馆,一个剧院,文化娱乐场所较少。上世纪末,人们开始不断追求精神文化生活,文娱类消费日益受到居民的青睐。人们的休闲娱乐方式已从过去简单的“在家看电视,出门看电影”的单调生活变得丰富起来,人们的闲暇生活更加多彩。此外,随着运动场所的不断增加,各种健身房、瑜伽练功馆、篮球场、广场都成了人们热衷的锻炼场所。近年来群众自发文化活动逐渐增多,开展了以“美丽桦南”为主题的广场文化系列活动近百场,不断开发老区文化、抗联文化。夏季高峰时期,群众自发组织群体健身活动达400个,极大的丰富了城乡文化生活。

(六)医:医疗保障全面覆盖。建国初期,我县居民舍不得钱看病,用于医疗保健支出较少,一般小病能拖就拖,多用民间偏方节省开支。改革开放后,医疗条件逐步改善,特别是近年来,社会福利增加,居民办理医疗保险、大病、慢病卡等越来越方便,居民养生保健意识提升一个新的高度,定期体检已成为共识,医疗保健支出增长较快。2018年,人均医疗保健支出1420元,比1990年增长16倍。体制的改革允许个体行医,便民药店百米可见,私人诊所方便了居民就近诊疗,中医作为祖国医学瑰宝中药也重新焕发生机,各种原来需要熬制的中草药现在直接做成袋装饮品,生活的味道不再那么苦涩,可以安静、平和、有序的到县内就诊。2018年桦南镇共有综合医院3个、专科疾病防治所1个、疾病预防控制中心1个、妇幼保健机构1个、卫生监督机构1个、个体诊所78个;医疗设施水平全面提升,县城内几大医院均拥有核磁共振仪、CT、彩超等先进诊疗仪器,县医院、中医院、妇幼保健院都顺利通过二甲验收,全县人民群众的健康得到了有效保障。

(七)用:家庭用品升级换代。改革开放前,家庭设备仅为锅碗瓢盆等生活必须品,收音机属重要的家用电器。改革开放后,城镇居民生活最显著的变化体现在耐用消费品不断升级。由八十年代初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老四件”到九十年代的彩电、冰箱、洗衣机、录音机的“新四件”,随后升级为科技含量更高的家电产品。2018年全县城镇居民家庭每百户拥有彩色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分别为98台、100台和94台,而1988年仅为17.2台、6.6台和48.3台。此外,一些新型家用电器逐步进入家庭,居民消费向学习型、享用型消费产品转移。移动电话、电脑和家用汽车逐步成为新世纪城镇居民家庭耐用消费品的“新三件”。2018年,每百户城镇居民分别为150部、42台和8辆。

(八)讯:通讯提速改变生活。建国初期,普通居民几乎没有通讯工具,通信支出极少,通信方式只有电报、电话、书信。联络方式多为专人去喊。随着信息网络等基础设施的建设,从电报到电话,从坐机到手机,从功能机到智能机,从只能听到声音到可视,70年来居民通讯手段发生了快速转变。2018年我县城镇居民通讯支出比1990年增长3倍。增幅较小的原因为国家政策打破垄断行业霸王条款给居民通信带来的福利,电话座机取消安装费、手机取消双向收费等各种电信公司竞争后越来越多的电信套餐使我县城乡居民以更低的消费享用更多的电信服务。

四、社会福利普惠增加,共同走上小康之路

建国初期我县社会保障救助仅限于对五保户、残疾户的临时救助与安置,形式比较单一,受益人数较少。十八大以后随着国家惠民红利的不断释放,社会保障覆盖人数逐年增加。2018年末参加机关事业养老保险在职人数8684人,参加失业保险7719人,参加基本医疗保险347176人,参保职工28480人。2001年我县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人数为7264人,到2018年覆盖人数达19559户、35419人。我县不仅对农村精准扶贫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对于非农人口中低收入群体也是相当关注,努力提升城镇低保家庭福利水平,定期组织各社区组建爱心团队参与社会扶贫,这又是县委县政府的一大德政。

今日桦南---安居乐业的首善之城。七十年积淀,使桦南这块昔日北方冻土建设成为群众安居乐业的和谐首善之城、智慧城市。近年来,县委、县政府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坚持在发展中改善民生,建设小康社会。继往开来,桦南人民将继续用勤劳的双手建设我们的家园,建设大美桦南,全民创城将掀起新的热爱家乡、宣传家乡、美化家乡、建设家乡的热潮。今天,我们看到了70年建设打下良好的基础,40年改革开放累累硕果给人民带来的幸福生活,未来,我们有理由期待美丽桦南成为繁荣昌盛的宜居城市,人民安居乐业的北方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