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市农村新经济现状及助推乡村产业振兴之路的研究与探索

来源:鹤岗市统计局 发布时间:2019-07-08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在现代化农业发展进程中,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逐步形成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的创新型农村经济产业形态,这种新型农村经济形态是实施乡村振兴发展的新动能,是农业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在实施乡村振战略中,鹤岗市农村新经济还处在起步发展阶段,发展水平仍有待提升,本文从鹤岗市农村新经济发展现状,分析农村产业中存在的问题,为推进乡村产业发展寻找更为科学合理的路径。

  一、乡村基本情况

  全市乡村地形地貌主要为平原,耕地面积18.4万公顷。共有212个村委会,31个具有村级行政管理职能的机构。15个少数民族聚居村,6个国家级传统村落,5个国家级特色景观旅游名村。常住户数4.8万户,常住人口13.1万人。

  二、农村新经济发展现状

  (一)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蓬勃发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是相对于传统农业经营主体而言的,其经营规模较大、收入水平高,规模化、集约化、专业化、市场化和社会化程度更高。近年来,全市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不断壮大,蓬勃发展,对推进全市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领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发展、带动当地农民就业增收、增强农业农村经济起到重要作用。2018年,全市共有农民专业合作社376个、农民专业合作社成员3808人、专业大户4345户、农业企业14个、家庭农场261个、龙头企业50个、农业产业园区2个。

  (二)新产业形态发展进程加快。乡村振兴,产业兴旺是基础。在经济新常态中,异军突起的新经济,正在成为牵引全市农业经济创新发展的新的经济增长点。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的快速发展,有效适应了人们对消费结构升级的需求,全市农业紧跟市场变化,农村新经济发展进程加快。2018年全市农村新经济实现增加值2.97亿元,比上年增长15.9%,占全市农业12.7%。

  1.现代设施农业种植情况。近年来全市利用温室、大棚等设施,种植优质、高产、适宜的蔬菜、花卉、水果等农产品,丰富了本地市场。全市现代设施农业种植面积达到349公顷,比上年增长21.7%;实现种植业增加值5378万元,增长14.6%。

  2.现代设施林业经营情况。全市利用现代设施主要从事林木的培育与森林经营和管护以及灌溉等活动。2018年全市现代设施林业经营面积63公顷,实现增加值441万元,增长90.5%。

  3.现代设施畜牧养殖情况。全市现代设施畜牧养殖主要以配备栏舍智能化环境控制、饲喂、性能测定等自动化养殖设施,推行饲料散装配送、散装饲料运输、储存、检验检测等设备从事饲养、养殖活动。2018年,全市现代畜牧业设施面积114公顷,比上年增长11.8%;实现增加值2.2亿元,增长15.9%。

  4.现代设施水产养殖情况。全市渔业养殖利用循环水、工厂化、网箱等设施,在适合水生动物生长的环境中,开展环境可控的水产养殖活动。2018年,全市水产养殖设施面积0.12公顷,实现增加值160万元,增长38.9%。

  5.现代农业服务业情况。现代农业服务业贯穿农业生产作业链条,直接完成或协助完成农业产前、产中、产后各环节作业的社会化服务。目前全市农业生产性服务方面,通过开展农机服务、农技服务、土地托管、动物疫病统防统治等,引导农户实现“服务外包”,为解决“谁来种地”“如何种地”等问题提供了出路。全市现代农业服务主要在地域内或农业服务组织之间进行分工协作,向专门化、集中化、规模化的方向发展的农业生产活动。2018年,全市现代农业服务业实现增加值1621万元,增长5.6%。

  (三)一二三产业不断融合发展。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是全国目前大力推进的新型发展方式,也是推动乡村产业振兴的重要抓手。产业融合是以农业农村为基础,通过技术创新等方式,让农业不单是局限在种养业生产环节,通过前后延伸、左右拓展,与加工流通、休闲旅游和电子商务等有机整合、紧密相连、协同发展的生产经营方式。通过近年来的发展,全市农业“接二连三、隔二连三”全产业链发展,获得较大的产业链增值空间。农村产业融合主体不断涌现,农村新产业新业态提档升级,农民增收与就业渠道日益多元化。2018年,全市开展餐饮住宿的农户数39户、开展采摘的农户数29户、开展垂钓的农户数21户、开展农事体验的农户数2户、开展乡村旅游的村11个,乡村旅游接待人数达1万余人次。

  三、新经济发展的主要模式

  随着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逐渐深入,农业农村产业融合发展不断升级,对全市农村发展、农业结构调整和农民收入方式等方面发生较大影响,具体来说,全市产业融合发展主要体现以下几种模式:

  (一)“农业+设施”经营新模式。这种模式里的农业是指大农业,包括种植业、林业、牧业、渔业等采用现代农业化工程和机械技术,改变自然环境,为动、植物生产提供相对可控制甚至最适宜的温度、湿度、光照、水肥和空气等环境条件,而在一定程度上摆脱对自然环境的依赖进行有效生产的农业。设施农业包含设施栽培、饲养,各类型玻璃温室,塑料大棚,连栋大棚,中、小型塑棚及地膜覆盖,还包括所有进行农业生产的保护设施。它具有高投入、高技术含量、高品质、高产量和高效益等特点,是最具活力的现代新农业。如东山区坤德种植园,去年采用新技术种植的103栋暖棚的“番佬大”番茄,产量近20万斤,因产品酸甜多汁,口感极佳,受到市场热捧,销往北京、上海等大中城市。

  (二)“农村+旅游”休闲新模式。随着国内城市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休闲时间的增加,人们回归自然、回归乡村的意识逐渐增强,出现了城市居民到乡村体验农家生活的市场需求。周边游成为旅游经济新的增长点,而乡村旅游在周边游中逐渐占据主要位置。在此背景下,全市在地理位置、基础设施较完备、有特色景观的部分农村充分发挥了“旅游+乡村”、“旅游+农业”的优势,带动发展和实现了乡村的产业发展和农民的脱贫致富。如东山区的农户顺应市场需求的农民采摘园,提供“吃农家饭、干农家活、住农家屋”这种简单的农事体验,从中获得经济收益。再如全市红旗林场的“梨花谷”,占地面积28.6公顷,栽种梨树一万余株,每当梨花盛开时节,“梨花谷”就成为了市民郊游首选地,吸引本地和周边城市上万游客。

  (三)“农产品+互联网”营销新模式。这种模式是指将互联网思维渗入现代农业发展理念,充分利用信息通信技术以及互联网平台助推农业现代化,提升传统农业产业链,提高农业组织化程度、降低农产品交易成本、优化农业资源配置。也就是通过互联网帮助农民把优质合格的,有特色的农产品出村,卖到城市来,实现农产品上行。近年来,全市通过“农产品+互联网”颠覆了传统农产品营销模式,改变了传统农产品供应链体系中的很多落后环节,极大缩短原有冗长的农业产业利益链条,有效解决农产品流通过程中成本高、物流损失高、信息交流不畅等问题。特别是农村电子商务的兴起,通过建立农产品网络营销平台,冲破条块分割的农产品市场格局,大大降低了农产品营销成本和提升销售利润,推动了全市农产品品牌知名度的提升。如全市农业部门通过邀请黑龙江大米网和省生物科技学院的电商专家给全市60多名农村电商经营者进行专题培训;开展了“十佳农业电商”评选活动,鹤农惠众、萝北云农实业、绥滨三花五罗等10家农村电商获奖。绥滨县成功入选2018年全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在农业物联网基地建设方面,落实“农业+互联网”高标准示范基地53个、面积4.9万亩,比去年增加7个;新申报省级“农业+互联网”高标准示范样板基地10个。

  (四)“农户+新型经营主体”联合新模式。新型经营主体是指农民合作社、龙头企业、家庭农场等产业化组织。新型经营主体合作社是全国农村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是现代化农业发展的主力军。小农户通过参与新型经营主体,实现与大市场之间的有效对接,农民收入显著增加。近年来,全市积极扶持由龙头企业带动、农民合作社和家庭农场跟进、广大小农户参与的产业化联合体。从2018年省级重点龙头企业调查情况看,全市龙头企业带动种植业基地面积445万亩,畜类饲养量256万头,带动农户7.5万户,户均增收入7.9万元。

  四、新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尽管全市农村新经济发展形势总体趋好,但在发展过程中还面临诸多问题与短板,突出表现为总量不多、规模不大、产业链条不长、质量效益不高和要素活力不足等诸多问题亟需解决。

  (一)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规模小,创新能力不强。近年来,全市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虽然得到较快发展,但在发展过程中还遇到诸多问题阻碍其发展,具体表现在:一是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总量少。目前全市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主体数量少,经营方式单一,大部分经营农家乐、采摘园等初级产业形式,对辐射和带动周边农户的产业发展能力有限。2018年,全市农村每万户拥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数量为144.2个,比全省少153.8个;二是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内生动力不足。近年来,全市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虽有较快发展,但真正有自主品牌、主打产品与发挥示范引领作用的寥寥无几。国家级龙头企业仅占全部龙头企业的6%,省级占44%;三是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创新能力不强。新型经营主体发展虽有数量,但缺质量,创新能力较弱,缺乏开发新业态、新产品、新商业模式的农村新经济的能力。

  (二)先进技术要素含量不高,一二三产业融合程度较弱。当前全市农村产业融合发展在总体上还处于初级阶段,农村各产业之间融合度不高、融合水平低。一是农产品加工企业少,转化率偏低。2018年,全市农村每万户拥有农产品加工企业4户,比全省少2户,企业数量小而散。农产品加工仍以初加工为主,全市农产品加工业与农业总产值之比为0.74:1,与到2020年争取达到2.4∶1的全国目标还需时日;二是利益联结松散,合作方式单一。根据第三次农业普查数据显示,97.5%的新型经营主体是以生产为主,以“生产+加工”和以“生产+销售+加工”为主的只有0.6%。农户与新型经营主体之间的利益联结机制还不够紧密,农户不能充分分享二三产业增值收益;三是产品附加值低,产业融合度不高。在全市农产品加工业内部,90%的企业为大米加工业,产品单一、农产品加工深度不足,附加值不高。全市每万户拥有网上销售农产品的农户数为13户,比全省少4户。农产品销售方式较传统,产业融合度不高,缺乏市场竞争力。

  (三)农村人口老龄化严重,从业人员资源短缺。产业发展离不开年轻人的带领和参与。但随着农村城镇化进程加快,全市农村人口逐渐向城市转移,农村多为留守老人,劳动力人口逐年减少。据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结果显示,全市农村16-60岁的劳动力人口占农村人口的比重为72.5%、61-99岁以上的人口比重为16%,分别比十年前减少3个百分点和增加6.5个百分点。农村劳动力资源人数逐年减少,人口老龄化加快,农村产业发展面临人员短缺,后备军不足的问题不容忽视。

  五、推动乡村产业发展的建议与对策

  (一)激发农村产业新旧动能转换步伐。以围绕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提高新经济内生动力,加快全市农村产业新旧动能转换步伐。一是调优种植结构。引导新型经营主体在产业布局上,按市场需求科学调整种植业结构布局,大力选育、推广高档优质品种。在确保粮食安全的前提下,扩大设施农业种植规模,提高经济作物效益;二是发展特色产品。农业龙头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要适应市场需求,发展绿色、有机农产品,打造地区特色优质农产品,有效提高绿特色农产品品种和数量;三是加强品牌宣传。对名特质优的农产品,鼓励新型经营主体深化“品牌强市”战略,争创驰名商标,通过多种社会媒体途径,加强宣传力度,提高全市农产品品牌在市场的知名度和竞争力。

  (二)壮大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规模。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是发展现代农业的主力军和突击队,也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力量。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发展壮大,将成为带动和促进全市农业新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力量。具体措施:一是从政策上支持。要高度重视培育和发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制定符合全市实际情况的发展新型经营主体的具体措施和实施意见。针对不同主体,在奖励政策、综合直接补贴、农机具购置补贴等方面要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倾斜;二是从金融信贷保险上给予支持。建立健全农业信贷担保体系,支持龙头企业为其带动的农户、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提供贷款担保。鼓励有条件的县区积极探索符合实际的保险模式,为农业保险提供持续稳定的再保险保障;三是从人才培养上给予支持。结合全市“金鹤回岗”等人才吸引政策,不断完善农业人才选拔任用机制,在人才招录过程中科学设置聘任岗位,推行公开招聘、竞争上岗机制,着力引进和培养一批一流的农业农村建设实用人才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头人。

  (三)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发展。要实现农业新经济高质量发展,需优化产业结构,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发展。一是构建产业融合政策支撑。各级政府要及时制定相关产业融合发展规划和政策措施,加大农业产业扶持力度,以招商引资的方式吸收外来资金,进一步强化新型城镇化、工业化对乡村振兴的反哺功能,增强产业发展,促进三次产业融合发展;二是增强新型经营主体引领示范作用。要培育发展一批基础作用大、引领示范好、服务能力强、利益联结紧的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等融合主体。增强对一般经营主体参与农村产业融合的带动能力,进而促进农村产业融合提质增效升级,让小农户分享产业链增值收益,带动农民增收;三是加快农村新经济提档升级。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的发展,已成为农业农村发展新活力和新动能的重要来源。要根据各县区农业特点和发展程度,依托“互联网+农业”等融合发展新载体,加快全市农村产业由传统向现代、由低效向高效转变。深入推进现代农业产业园建设,建设一批示范基地和产业集群,推动全市农村新经济向高质量发展迈进。